Monthly Archive: 九月 2016

VR在手机银行中的场景探索

VR技术概念提出由来已久,在2015年开始逐渐进入大众视野,似乎一夜之间人们对VR的好奇心开始被激发,VR关键词频频见诸新闻和各产业经济报道的热搜中,我们得以慢慢开始了解这项技术,并在碎片化的信息中去拼凑和预测VR在未来各领域所可能带来的改革。理论派,工业界和科技巨头都开始纷纷涉足和布局VR战略,希望在下一代重大计算平台(VR/AR)上领跑。

本文限于篇幅,对VR技术概念,发展现状,生态布局,核心发展趋势以及面临的挑战不作介绍,这部分内容请参考[2016年德意志银行VR/AR报告中文完整版],报告详尽地阐述了前文中提及的这几部分内容。而本文旨在进行VR技术如何与手机银行亦或是网点进行有效结合的探索研究上。

(更多…)

读「群山之巅」有感

读完「群山之巅」倒有让我如释重负之感,迟老师构思如此之深,让人久久不能忘怀,很多情节在文中前后呼应,读着读着常会愕然,世事之艰深,人心之可怕让人快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了。

文字说不上优美,更像是在平实的叙事,写尽了人性的黑暗,当你回过神来,回到现世,你是否感到了生活的猜疑。

[1] 谣言与传播
辛开溜是当年抗战逃兵的谣言从何而起,只不过是一个想上门跟辛开溜过日子不成而愤懑不平的女人的一句碎嘴,便让他背负了一生,受尽人间凄凉,他那点可伶的自尊竟然是在帮助孙子逃避抓捕而获得的,你说自尊是一个不重要的事儿,我跟你急,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

[2] 没有永远的进行时
陈家在龙盏镇太耀眼了,用辛欣来话说「有烈士,有做法官的,当官的,大学生」,在龙盏镇呼风唤雨,太tm招人妒忌了,当然这一切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没有永远的进行时,陈金谷的落网,陈家也就随即落没了。

[3] 一切归于沉静
人生辛苦走一遭,是来受罪了,经历的事越多,心里的丘壑便抹不平了,但书中人物呈现了强大的生命力,生命要牢牢在掌握在自己手中,不管世事多艰难,我们都要昂首挺胸,活出精气神。

—EOF—